□晨報記者 宋 傑
  實習生 範金晶
  “昭和十六年(即公元1941年)五月中旬……依照太田勝海中將之命令,在杭州市內俘虜收容所,每日要槍殺或斬殺數名俘虜”、“在安徽省、河北省、浙江省作戰時,大本營命令物資掠奪。”……“七七”盧溝橋事變77周年前夕,中央檔案館首次網上公佈日本侵華戰犯筆錄。昨天,住在莘莊的市民胡小姐也曬出了家中一批塵封69年的“日軍罪行證明書”,上面有調查者的印章,也有供述日軍的手印。檔案權威專家初步判斷,這批文件出自於戰俘營或監獄。本市尚沒有此類材料的系統收藏,但這類資料或成為揭露日軍暴行的一個重要佐證。
  這批成文於上世紀40年代的材料已面臨破損的危險,接下來,檔案部門將對破損材料進行“搶救”修複。
  民國時法官曾祖父留下的
  昨天中午,胡小姐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樟木箱子,這批珍貴的材料珍藏在內。“日軍罪行證明書”大約有3釐米厚,A5紙左右大小。材料上記錄著許多侵華日軍的作戰記錄,其中包括證明書的原件和幾份複印件。上面按有供述者手印和調查者的印章,複印件上的手印也是親手按上去的。這些證明書的紙張已經老化,邊角卷曲破損,但一個個證明人的手印卻異常清晰。
  箱子里另一部分是胡小姐的曾祖父寫的手稿,訂成了一本兩三釐米厚的書,開頭是各地戰犯罪證的目錄。此外,資料里還有一些是抗戰時期的新聞報道剪報,如豫湘桂會戰的衡陽戰役結束後,衡陽守軍最高長官方先覺返回重慶時《大公報》刊發的新聞等。
  胡小姐一家發現這份珍貴的材料是在1997年。那年老宅拆遷,父親整理家中物品時重新理出了這批資料。胡小姐的父親當時就覺得資料非常珍貴,就將它們夾在報紙裡加以保存。現在史料由胡小姐保管,她將它們保存在一個前幾年買的樟木盒子里,放上乾燥劑,這樣就不怕梅雨天氣了。
  這批珍貴的材料是胡小姐曾祖父收藏的。胡小姐的曾祖父名叫胡之超,是民國時期第一批學法律的,他曾在上海地方法院擔任法官。胡小姐猜測她的曾祖父當年參與過尋找日本侵華戰爭的證據,因而保留下了這些珍貴的資料,“前一段看到中央檔案館公開了一部分日軍侵華證據,我也希望這些材料能夠作為證據讓世人知曉。”
  記錄內容與公開資料相符
  記者翻閱了一些記錄內容,發現這些記錄涉及多個時間、多支日軍部隊的罪行。其中一份日軍“二十二師團高林勇”的供述稱,“昭和十六年(即公元1941年)五月中旬……依照太田勝海中將之命令,在杭州市內俘虜收容所,每日要槍殺或斬殺數名俘虜”。記者查找史料發現,侵華日軍22師團是1938年武漢會戰結束後調至杭州,直到1944年改駐香港;其間,太田勝海正是1941年3月至1942年3月間的師團長。
  日寇違反國際公約、屠殺戰俘的記錄在資料中並不罕見,一件來自日軍某船舶輸送隊的供述中表示,昭和13年(即1938年),日寇第三師團在鎮江附近江面,把200多名中國戰俘趕入長江中淹死。
  除了屠殺戰俘,日寇侵害平民的“罪證”也不少。日軍獨立第9旅團一等兵木村福就供述了其所部在山西太原周邊,掠奪農民糧食350擔,甚至還逼被掠奪的當地村民自備馬匹,將糧食運到軍中;另一份署名“高橋部隊步兵一等兵久保菊之助”的資料,則記載這支部隊按照日本大本營命令,在安徽、河北、浙江多個省份掠奪物資。
  還有一個來自日軍“王牌軍隊”、“常勝師團”——第十八師團的百十四聯隊步兵上等兵添谷武治在證明書中承認了該聯隊在中國的暴行,包括燒死婦女、刀斬俘虜等罪行。該士兵的供述與在中國公開出版的讀物《魔跡:日軍第十八師團作戰檔案》中披露的第十八師團在各個村子里槍殺、刀砍農民、燒殺姦淫婦女、燒毀民房無惡不作的侵略罪證相互印證。據瞭解,該師團作戰地域之廣、所犯罪行之大、罪行之殘忍,在日本侵華陸軍步兵師團中實屬少見。
  應為審判日軍的準備材料
  對於這些珍貴資料,記者昨日專門邀請本市檔案權威專家進行鑒定。“初步判斷,這些材料應該是真實的,而且是寶貴的。”上海市檔案局綜合規劃處處長張新昨天第一次看到這批材料。他註意到,這些材料很多都是藍印紙複印或是油印的,表示每份材料都被製作成很多份保存,但每份上都按有供述人的手印。他還註意到,從供述落款時間看,大量標為“民國叄拾四年四月”,也就是1945年4月,而日寇投降是在1945年8月15日。
  “當年4月份的上海還在日寇的占領下,這些材料應該不是在上海製作的。”張新表示,從時間上推測,這些可能是戰時被俘日軍的供述,材料可能誕生在戰俘營或者監獄,說明中國軍民在當時已經開始了收集日寇戰爭罪行的工作。張新還表示,本市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文件收藏,這批文件中記錄了大量日軍士兵的暴行,清晰地揭露了日軍在中國的種種暴行。他認為,此類文件具有研究和收藏的價值。
  閔行區檔案館徵集編研科副科長張清宇昨日在看過文件的照片後也表示,1945年4月正值中國開始對日軍進行大反擊,抗日形勢一片大好。他推測,這些材料並不是審判用的,應該是在戰俘營等場所被俘日軍的供述,為勝利後的審判做準備。
  閔行檔案館願免費修補
  不過現在這批材料也面臨著完全破損的危險。雖然平時一直用樟木盒子保存、放在避光乾燥的地方,但紙張仍然在不斷老化破損。記者看到,有的紙張已經完全破碎,字跡已經無法辨認。胡小姐盼著能有專業部門協助修複這些資料,如果有合適的收藏、研究單位,她也希望將其捐出,為研究抗戰歷史提供幫助。
  閔行區檔案館昨日表示,願意為這批寶貴資料提供免費的專業修補“搶救”,為歷史留痕。胡女士也已經獲悉了這一消息,雙方將儘快商議“搶救”事宜。據瞭解,近年來,閔行區檔案館在紙張檔案的“搶救”上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2012年,閔行檔案工作者曾經“搶救”過來自內蒙古自治區檔案局的珍品檔案,當時該件的紙張已經被壓成紙磚、幾乎無法打開,但閔行在國內率先嘗試使用的真空冷凍揭裱法使之重新揭開。
  張清宇在閔行區檔案館負責檔案徵集工作,他表示將聯繫胡小姐,詢問其是否願意捐獻給閔行區檔案館。張新也表示,上海市檔案局也會持續關註這些材料的保護工作。  (原標題:“日軍罪行證明書” 市民家中塵封69年)
創作者介紹

clara

gf22gfpc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